翛掞释年

阴暗的广场上,迷雾漫天。
空旷的坟墓前,旅人拍照留念。
命运笑得真耀眼。

千秋万岁·贰

千秋万岁·贰
至于这浪,为什么是有道理的,那还是得从……
李白,字太白,人称青莲剑仙,在长安城上刻下那句诗的便是他。仅此一夜之间,李白便名扬天下,就连女皇陛下也奈何不了他。
不过,这些都是次要的。
敢情问下,若那李白是个抠脚大汉,怎么会有一众迷弟迷妹?不早就被人扒光了丢街上去了。
所以说,“这是个看脸的时代”。
——————
“要我救你吗?”李白在韩信的旁边蹲了下来,笑吟吟地问。
一身的疼痛让韩信无力回答李白的问题,可是韩信自己知道——他想活下去。
不能就这么死了,阿季和子房还在等着他回去。
他使劲全身力气想要起来,却也只堪堪动了动手指,幸好李白眼尖,如此细微的动作也被他收入了眼里。
李白吃吃地笑了笑,看着眼前满身泥泞血污的人。这人已经快看不出原本的面貌了,红发散乱,身上散发着腥臭味,就如同一条在沙滩上搁浅许久直至死亡的鱼儿一般。
可有趣的是,这条鱼儿还不想死。
“好,我救你。”
李白拉着韩信的一只手,想要把他拉起来,却发现这人可比看上去重多了。李白不算强壮,被这重力往后一带,险些就砸在了这人身上。
李白稳住脚步,叹了口气,将油纸伞夹在腋下,继而拉起韩信,让他的一只手架在自己的脖子上。
“嘶——你可真沉。”李白推开庙门,看着已经变大的雨势,又看了看旁边这奄奄一息的人,咬了咬牙,终究带着人运起轻功冲进了滂沱大雨中。
似是觉得那油纸伞碍事,李白便不知何时随手扔了。
韩信一睁眼,看到的便是那油纸伞坠入泥泞之中的画面。
“啪嗒。”
那是一声轻响。
【转载自百度贴吧,已授权,作者:@祈奕酒】

评论(1)

热度(18)

  1. 心無外物翛掞释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