翛掞释年

阴暗的广场上,迷雾漫天。
空旷的坟墓前,旅人拍照留念。
命运笑得真耀眼。

千秋万岁·壹

千秋万岁·壹
如果上天能给李白再来一次的机会,他绝对不会选择跟狄仁杰和李元芳对峙。
不是因为他打不过他们或者什么,而是因为那高高在上的女皇,只一声嗤笑,他就变成了名满京城的放荡浪子。
浪,也是有道理的。
——————
血,模糊了眼前的视线。
破庙外淅淅沥沥的雨拍打在泥泞的路上,溅上不知名人的裤脚。那人拖着虚弱的身体,在走过的路上蔓延下一片猩红。
刺目。
韩信大概不会想到,自己也会有今天这种场面。
全身的骨头仿佛都要碎裂一般,伴随着自五脏六腑传来的疼痛,夹杂在一起,却又多了几分麻木感。
韩信好不容易拖着身子走进了破旧的庙门,一抬头,却望见那樽已经掉漆了的佛像笑吟吟地望着他,就好像在嘲讽他。
嘲讽他杀人无数,今天却要葬身尘埃之中。
不甘心吧?
韩信轻笑一声,最终还是卸了力气,直直地倒在满是灰尘的地面上,阖上双目。
“吱呀——”破旧的庙门被人推开,伴随着一阵扬起的灰尘,呛得来人咳嗽了几声。
韩信的眼睛睁开了一条缝,却没有过多的力气起身。
那人穿着白色的便装,一头栗色长发如瀑一般,手中执一油纸伞,还在滴滴答答地滴着水,那人合起油纸伞,朝他走来。
“呀,还活着呢。”
夏雨、破庙、外来客。
【转载自百度贴吧,已授权,作者:@祈奕酒】

评论(1)

热度(20)

  1. 心無外物翛掞释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