翛掞释年

阴暗的广场上,迷雾漫天。
空旷的坟墓前,旅人拍照留念。
命运笑得真耀眼。

千秋万岁·陆

千秋万岁·陆
李白和韩信就这么在扁鹊家里休息了一晚上,也是一晚上都没见着扁鹊。第二天早上俩人便准备归程,只是在这个时候,扁鹊又忽然出现了,身后还跟着睡得迷迷糊糊的庄周。
庄周身边淡蓝色的梦蝶一闪一闪的,惹得李白有着心痒——他想抓一只来玩。
只是这个时候,扁鹊又瞪了他一眼,继而正色道:“你的这位朋友还不能回去那么快。”
“哈?”李白神情复杂。
不能走那怎么给他报酬?
“我是说还不能回战场那么快。”扁鹊接着道。
“……”这小医生最近怎么这么喜欢说话说一半的?
看韩信这一身伤,十有八九是在战场上落下的,而且看样子不是一次。现在也不知怎么竟然会差点儿丢了性命。
“那在你家养伤吗?”李白问道。
“不行。”立马就被拒绝了。
“那回你自己家吗?”李白转身问韩信。
韩信点点头,道:“我得回去,不然阿季和子房会担心的。”
“不行。”扁鹊又拒绝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看你的服饰,你应当隶属西汉之地,西汉离大唐可不算近,按照你这身子,怕是还没到西汉就死在了路上。”
“去你家。”扁鹊指了指李白。
李白神色更为复杂,他一向放荡惯了,一直秉持着“天下之大,四海为家”的观念,居无定所。唯一可以算得上是个房子的地方还在长安——当初武则天赐给他的官邸。
现在回去,难免会遭人耻笑。
“怎么?不愿?”扁鹊挑眉问道。
李白长叹了口气,“去就去吧,反正我李白也好人做到底。”
李白,他叫李白。
韩信的神色暗了暗,看着李白转身出门,被夏风吹起栗色长发。
有一刹那,恍若隔世经年。
【转载自百度贴吧,已授权,作者:@祈奕酒】

评论(1)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