翛掞释年

阴暗的广场上,迷雾漫天。
空旷的坟墓前,旅人拍照留念。
命运笑得真耀眼。

千秋万岁·伍

千秋万岁·伍
这做人嘛……第一重要的是脸,第二重要的,可不就是那头了嘛。
而且,正所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过对李白来说,都是屁话……
成天到晚这浪那浪,一口一个“将进酒,杯莫停”,亦或者是“来干!来干!”。
只是,脑袋还是没有问题的。
——————
李白的大脑有一刹那是一片空白,接踵而至的,便是一阵尖锐的疼痛。
李白暗叫了一声苦,接着便恶狠狠地望向那始作俑者,气愤地起身,摸着自己受伤的后脑勺,恶声恶气道:“你就是这样报答你的救命恩人的吗!”
那人不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李白,忽然,不知怎么,窗外一阵阴风吹来,将屋内仅有的一支蜡烛吹灭。李白打了个哆嗦,感觉有点儿冷。
“抱歉,我以为是他人。”他淡淡道。
气氛太过诡谲,李白甚至想要召唤来青莲剑就跑。
只是韩信的目光炯炯,在黑夜之中显得异常耀眼,许久,他又开口道:“韩信。”
“哈?”李白有着不明所以然。
“韩信,我叫韩信。”他又重复了一次。
“哦……”李白淡淡地应了一声,没想到这人还真听进去了自己的话。
李白怔愣片刻,才想起自己似乎还没有看过这人的模样,便摸着黑把蜡烛给点了起来。
烛光亮起的那一刹那,李白转身。
便看见了那张可与天人比拟的脸。
身上那件破破烂烂的衣服被扁鹊扒了下来换上了身新衣裳,依旧是一袭红衣,在微弱灯光下照映显得异常柔软的红发,剑眉星目,棱角分明。除却额上一道极其不显眼的疤痕,真当是一活脱脱的谪仙子。
好看。
李白暗暗想道。
【转载自百度贴吧,已授权,作者:@祈奕酒】

评论(1)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