翛掞释年

阴暗的广场上,迷雾漫天。
空旷的坟墓前,旅人拍照留念。
命运笑得真耀眼。

千秋万岁·玖

千秋万岁·玖
李白抱着韩信褪下来的衣服回了房,随手把衣服给丢在了床上,只听见“当啷”一声,似是有什么东西磕着了床板。
李白走上前去,看了看那堆衣物,随手一翻,便看到了那块质地上好的玉佩。
“嗬,果然是有钱人家啊。”李白眯了眯眼,不知怎的,竟是对这块玉佩越发喜爱起来。
李白左看看右看看,却也没瞅出什么特别的玩意儿来,正想着把玉佩放回去的时候,门却被人一把推了开来。
李白被吓一跳,有些恼怒地回头看是何人如此放肆,却正巧看见了浑身一丝不挂甚至还蒸腾着水汽的韩信。
刚才扒衣服的时候匆匆忙忙的,甚至没有仔细看两眼,现在看来,除却身上伤疤,还真当是一副引人遐想的身子。
李白一愣,目光就有些控制不住地向下瞄,自然而然地就看到了那不可描述的地方。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李白猛的转身,在自己的衣柜里东翻西找,好不容易才扒拉出一件看样子可能还适合韩信穿的衣服来。李白有些慌乱地揣进他的怀里,正眼都不敢看。
韩信有些不明白李白为何是这幅反应,他在军营中的时候,一群大老爷们日常在一起光着腚子洗澡也没感觉有什么。不过转念一想,李白毕竟是个文人墨客,也不大同他们军人,想到这儿,韩信也就乖乖地穿上了衣服。
只是那衣服明显太小,穿上了还是露出一片小麦色的胸膛,而且有些难受得慌。
李白等了会儿,估摸着韩信也当穿好了,便回过了头,看见韩信裸露的胸膛,无奈地叹了口气,看来明儿又得抛头露面一趟了。
“你很喜欢那玉佩吗?”韩信问道。
李白怔了怔,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才发现自己的手上原来一直抓着那块玉佩。
“我……”
“那就送给你好了,”韩信没等李白回答,便道:“若是以后有什么事,拿着这块玉佩来西汉找我就行。”
李白看着手中这块平平无奇的玉佩,想着他能有什么事,却依旧他的作风,毫不客气地收了下来,并且回赠了韩信一个笑容。
韩信眼神略微暗淡,有一种越来越奇怪的感觉,在心里蔓延。
真的,在哪里见过吗?
【转载自百度贴吧,已授权,作者:@祈奕酒】

评论(1)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