翛掞释年

阴暗的广场上,迷雾漫天。
空旷的坟墓前,旅人拍照留念。
命运笑得真耀眼。

千秋万岁·拾

千秋万岁·拾
快到傍晚的时候,李白自己一个人出了门,说是要去帮韩信买几件合身的衣服,实则是酒葫芦里面没有酒了,想去酒肆打两斤回来。
听说那最近新出的桃花酿不错。李白一想到这儿,便忍不住弯了弯眼睫,有一段时间没有饮酒了,现在想起来竟是有些口渴难耐。
不过再三取舍,李白还是先走进了那家衣铺,一进门,就看到老板娘笑吟吟地迎了上来,极其自然地挽住了李白的手臂,媚笑道:“奴家许久不见李公子,今日一见,真当是解了奴家的心事。李公子今日过来可是要买些衬身的衣服?”
李白微微笑了笑,也不反感,只点点头道:“是来买衣服的,不过不是给我自己的。那你这儿可有些比我大几个尺寸的衣服?”
老板娘点点头,继而松开了李白的手臂,进了里间,挑了几件款式好看就递给了李白,李白看了看,挑了其中好看的几件,便付了钱让老板娘装好了。
“李公子常来啊——”跨出店门之前,老板娘还喊了这么一句。
李白点头微笑,算是许了。
这也是李白迷人的地方,是放荡浪子,洒脱不羁;也是谦谦君子,温润如玉。
出了衣铺然后右转,不久后便到了酒肆,那当家的老板一见着李白,便熟练地从柜台下拿出一小瓶酒来。
“这是近几日最后的桃花酿,小的知道李公子还会回来,便特地留了一瓶,还望李公子不要嫌弃这最后一点儿。”
“怎会怎会!”李白笑着接过桃花酿,“老板还能惦记着在下,真当是在下的福气,还希望老板能在桃花酿再次满上之时给在下报个信儿啊。”说罢,李白便拿出了银子,递给了老板。
“自然的。”老板笑了笑,接过银子,看着李白提着大包小包出了门,暗自摇了摇头。
看来自家的傻女儿可是没希望了。
当李白回到府邸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大半,连月亮都迷迷蒙蒙地露出了个边儿。
此时此刻应有佳人相伴啊。
李白轻笑一声,推开了门,下意识地,就喊了一句:“我回来了。”
不过片刻,李白便反应过来。
这习惯要不得。
李白平日一个人无拘无束惯了,这府邸自然也就也没什么人,现如今多了个韩信,他也就自然而然地认为韩信是会在这儿一直住下去的。
就好像能常伴身侧一般。
李白怔了怔,抬起头,看着天边那一轮月。
“回来就好。”他喃喃自语,答道。
【转载自百度贴吧,已授权,作者:@祈奕酒】

评论(1)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