翛掞释年

阴暗的广场上,迷雾漫天。
空旷的坟墓前,旅人拍照留念。
命运笑得真耀眼。

千秋万岁·拾肆

千秋万岁·拾肆
然而事实总是不如人意。
就像是现在李白看着这个医馆的小老头儿捋着他那细细的八字胡,看上去就吊儿郎当地说:“这位公子身体已无大碍,再稍加调养几日,便可痊愈。”
李白拿着他那个酒葫芦靠在医馆门边,看着大夫与韩信谈话,难得的,看到韩信勾出一个笑容。
是那种,发自内心的笑。
李白一怔,心情略为复杂地别过头,又喝了一口酒。
要回去了,有那么好吗。
出了医馆,李白跟着韩信在街上闲逛,忽然,李白问韩信:“你觉得,长安怎么样?”
韩信一愣,似是不知道李白会突然这么问他,却也乖乖地回答李白:“长安很美。”
李白轻笑一声,指了指一栋装饰华丽的建筑,道:“这儿可是更美。”
韩信一看,便知道那是什么地方。不过长安毕竟是长安,李白也是那个李白。韩信如此想了想,便答道:“李公子觉得美,那便是美。”
李白听了,忍不住又笑了一声,他拿起酒葫芦,又给自己灌了几口酒。喝罢,李白一把搭上韩信的肩膀,便道:“长安是美,美人也美,酒是最美。可我觉得,这还有更美的东西。”
韩信侧头看了看李白,然后摇摇头,“自相识以来,便见李公子每日与美酒相伴,若李公子觉得酒是最美,那应当没有更美的事物了。”韩信说罢,便正视前方,不再看李白。
李白看着这人的侧脸,笑骂了一声无趣之人,也就不再挑起话题。
既然这人不想听,那他就不说好了。
【转载自百度贴吧,已授权,作者:@祈奕酒】

评论(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