翛掞释年

阴暗的广场上,迷雾漫天。
空旷的坟墓前,旅人拍照留念。
命运笑得真耀眼。

千秋万岁·柒

千秋万岁·柒
是什么时候见过吗?韩信不记得了。
他的生活,就只是杀人、杀人、杀人。高高在上的帝王需要他来巩固江山,而那一向温文尔雅的军师却让他小心帝王。
伴君如伴虎。
这个道理韩信是知道的,可他却心甘情愿。为何?只因那位能赏识他,给他一个施展才华的平台。他韩信不求荣华富贵,只求一生无愧于心。
——————
“是在想什么吗?”李白走在他的前面,踏着湿滑的路面,一步一步地走着。
韩信低头看着前面人留下的脚印,回答道:“在想阿季和子房最近可安好。”
“噗……”李白没忍住,笑了出来:“你都这样了还想着你那君主和军师啊。还真是个忠心耿耿的属下呢。”
“嗯。”韩信淡淡地应了声。
“好吧好吧,是李某多话了。”李白轻笑。
李白因为韩信身上带着伤的原因,走得慢了些。在穿过一片竹林的时候,叶片上的雨水被风吹落下,也就正巧掉在了俩人的身上。其中有几滴不偏不倚,正好落在了李白的眼睫上,李白眨眨眼睛,然后回头看了看韩信。
而这一回头,那沾了水滴的眼眸便入了韩信的眼。
李白眼睫弯弯,笑吟吟地对韩信道:“我们到了。”
韩信抬头,望向那巍峨的城门。
“这是哪儿?”韩信问李白。
李白轻笑。
“长安。”
【转载自百度贴吧,已授权,作者:@祈奕酒】

评论(1)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