翛掞释年

阴暗的广场上,迷雾漫天。
空旷的坟墓前,旅人拍照留念。
命运笑得真耀眼。

千秋万岁·拾贰

千秋万岁·拾贰
“……”韩信无语凝噎。
他不是那种只会耍枪的粗人,自然听得懂李白诗里的意思,只是还没等他想说些什么,这挂在他脖子上的人就开始直直地往下坠。韩信心里一惊,急忙拽住了李白,才不至于让他砸在地上。
李白迷迷糊糊地看着韩信,忽然笑了一声,接下来便熟睡了过去。
韩信抿了抿唇,将李白一把抱起,放在床上,盖好薄被,便兀自走到了汤池面前。
韩信低目看着水中的倒影,一袭白衣是李白喜欢的风格,而那腰间的红宝石多多少少显得有些突兀,可李白却说适合他。
也不知道是不是醉酒后的胡言乱语。
韩信抬起头,望向远方,不知君主和军师可还安好?项羽是否有趁他被人偷袭之际发起进攻?
韩信将手放在自己的胸口,听着心跳的声音一声一声有规律地跳动着。
他想回西汉。
再过几日伤好些许,便告别这个地方吧。
此时,李白睁开了眼睛,望着眼前的帷幔,脑中有一刹那有些许呆滞。
他又喝醉了。
李白起身,揉了揉脑袋,依稀记得自己酒醉之时胡言乱语了些什么。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
他想找一个人,那个人……那个人。
“韩信?”他轻唤了一声。
意料之中的,无人回应。
【转载自百度贴吧,已授权,作者:@祈奕酒】

评论(1)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