翛掞释年

阴暗的广场上,迷雾漫天。
空旷的坟墓前,旅人拍照留念。
命运笑得真耀眼。

千秋万岁·肆

千秋万岁·肆
其实算不上是失踪。
只能说李太白为人洒脱不羁,功名利禄什么的都留不住他,更别说是情情爱爱了。
也正是因为太过洒脱不羁,于是乎李白才会想要捉弄狄仁杰李元芳一番,却被这俩小报告的给告诉了武则天。
“李爱卿还真是个浪子,朝廷命官都敢捉弄,不知爱卿还有何事不敢为?”言下之意,武则天可能觉得李白想要谋反。
于是乎一气之下,李白就跑出了长安。
也就走到了那个破庙,遇到了那个人。
——————
“小医生,这人还有救吗?”李白大咧咧地坐在一旁的凳子上看着扁鹊倒腾这倒腾那,然后又不理他,忽然就觉得有着无聊。
于是乎,李白又开口问道:“子休呢?”
“应该还在睡觉吧。”扁鹊顿了顿,开口答道。
“我想去找子休玩。”李白打了个哈欠,道。
“不行!”扁鹊一激动,下手就有着没轻没重,这一不小心,就又在韩信身上划了个口子。
李白看着那冒血的口子,一时间就停下了声。
这辛辛苦苦救回来的人要是被扁鹊给折腾死了,不是亏大了……
李白难得如此安静,扁鹊疑惑地看了看李白,又看了看自己刀下的人,一时间心中不知是何滋味。
李白也会如此珍重一个人?有猫腻。
不知过了多久,李白都快要睡着了,忽然“啷当”一声,李白看着放下药瓶的扁鹊,小心翼翼地问了声:“活着还是死了?”
扁鹊微微垂了垂眸,没答话。
看这样子,不会是死了吧?李白心里有点复杂。
他还没要报酬,毕竟看上去很有钱,能买起很多酒的人,就没了,亏死了。
正当李白想拉起人拖出去埋了之后,李白又听见扁鹊慢悠悠地补了句:“活着。”
“……”行,他认输。
“子休又醒了,”忽然,一只淡蓝色的蝴蝶落在扁鹊的鼻尖,扑闪着翅膀,散落点点星光,甚是好看。
“你自己自便吧。”离开之前,扁鹊又补了这么一句。
“嗯。”李白也没在意,只随口应了声。等扁鹊走后,当下便迫不及待地想要查看韩信的情况,只是还未凑前,李白便被一股力道掀翻在地。
“咚!”一声闷响。
完了,砸着脑袋了。
【转载自百度贴吧,已授权,作者:@祈奕酒】

评论(1)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