翛掞释年

阴暗的广场上,迷雾漫天。
空旷的坟墓前,旅人拍照留念。
命运笑得真耀眼。

千秋万岁·拾叁

千秋万岁·拾叁
李白怕是真的喝多了,就算是起来唤了一声人的名字,不一会儿便又翻了个白眼倒头便睡了回去。
再不过一会儿,被窝里便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
李白这眼睛一闭一睁,便到了第二日早上。
夏日窗外那棵大榕树上的知了闹个不听,听得人有些心烦意乱的。李白头发睡得有些乱蓬蓬的,眼皮还有些沉重呢,就一个挺身从床上起来,鞋子都没穿,三步并两步地打开了屋门,眼睛四处张望着,像是要找什么人。
果然,在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之后,李白稍稍松了口气。
大晚上的做了个梦,梦到些不大好的事情,让李白现在还有点儿后怕。
韩信感觉背后总有人盯着自己,便下意识地一转身,也就看到了李白一副刚起床的模样。
李白顿了顿,发现自己如此见人似是不大好,而且自个儿昨晚在人房里睡了一觉,也不知道韩信是在哪儿睡的,当下便有些过意不去。
李白飞快地穿好鞋然后噔噔噔地跑回了自己的房间整理好的仪容,估摸了一把现在的时辰,便拉着韩信往外头走了。
“去哪儿?”韩信不解地问。
“看病。”
“你吗?”
“……”李白无言,“我得带你去看看你的伤势。”
最好严重点儿。李白暗暗想道。
【转载自百度贴吧,已授权,作者:@祈奕酒】

评论(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