翛掞释年

阴暗的广场上,迷雾漫天。
空旷的坟墓前,旅人拍照留念。
命运笑得真耀眼。

千秋万岁·拾壹

千秋万岁·拾壹
韩信在家自己等的无聊,便随手抓了根院子里掉落的树枝开始比划。因为受伤的原因,一开始没什么气力,不过循序渐进,树枝异常快得就被韩信当成了自己的长枪,顺手异常。
树枝在空中划过,偌大的破空声惊起一群寒鸦,有一刹那,韩信似乎听见有人喊了句什么,可是又因为鸟鸣声太过嘈杂,没有回应。
不一会儿,韩信便看见了李白进来庭院,手里还提着一大堆东西。
“来来来,来试试看我为你挑选的合不合适。”李白笑嘻嘻地把手上的东西都递给韩信,看到韩信手里的树枝的时候,李白笑道:“是我疏忽了,应当给你找把剑的。”
“我不使剑。”韩信道。
“不使剑?”李白挑了挑眉。
“使枪。”韩信又道。
“好好好,”李白笑了一声,继而把韩信手里的树枝给扔掉,换上了自己新买的衣服,推搡着韩信进了房,“要买枪过几日我们上街买去,你先试试衣服合不合身,若是有什么问题就告诉我。”说罢,李白便关上了房门,自己靠在门上打开了那壶桃花酿。
只一入口,甜润的味道便在口中蔓延开来。
嗬,真是好酒。
李白没忍住,便又多喝了几口,只不过片刻,酒壶便空了。
李白打了个酒嗝,把酒壶随手一扔,坐在地上,头走着晕乎乎的。
老板可忘记告诉他了,这酒后劲大得很。
李白晃了晃脑袋,想让自己清醒一点,却无济于事。
许久,李白迷迷糊糊地想韩信也太久了,便起身推开门走了进去,一进去,就看到了依旧是衣裳大敞的韩信。
韩信见着李白,也不羞,只淡淡道:“你们大唐的衣服我不会穿。”
“噗……”李白没忍住笑了一声,便走了过去,拉起里层的衣物,帮着韩信系好。
李白这才发现,韩信可比他高出了许多。
韩信闻到李白身上的酒味,皱了皱眉,“你喝酒了?”
“嗯,喝了一点。”李白也不避讳,直言回答道。
这可不像是喝了一点的样子啊。
韩信没问,李白自然也不会说,只是乖巧地帮着韩信系好最外层的衣物。
系腰带的时候,李白歪着脑袋看了那条翠玉镶嵌的腰带好一会儿,然后摇了摇头,喃喃道:“不适合你。”说罢,便从衣柜里找出了一条红宝石腰带,似是想要帮韩信系好。
可他却走到了韩信的前头,一把抱住韩信,依旧是头脑不清醒地系着腰带。
李白吃吃地笑了笑,系好了也不肯放开韩信,一边抱着一边还在嘴里嘟囔着什么。
韩信微微垂了垂眼眸,低下头想听清楚李白在说什么。哪知李白却一把抱住韩信的脖子,似是如恋人一般,低声耳语。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若非群玉山头见, 会向瑶台月下逢。”
【转载自百度贴吧,已授权,作者:@祈奕酒】

评论(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