翛掞释年

阴暗的广场上,迷雾漫天。
空旷的坟墓前,旅人拍照留念。
命运笑得真耀眼。

千秋万岁·拾柒

武则天闻言,轻笑一声,微闭着眼,缓缓道:“李爱卿这个人啊,任是谁都看不透。你若说他不追求功名利禄,他又确确实实是个官;你所说他贪图名利,可这么多年以来,就没见过他留恋过什么事物,”武则天抬起眸子,看着韩信,继续道:“所以韩将军以为,李爱卿,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韩信抿唇看着武则天,许久,轻轻摇头。
“我与李公子不过萍水相逢,又怎的能揣摩出他的心思。”
武则天轻笑一声,真当是好一个萍水相逢。
“罢了,”武则天一挥广袖,道:“你家君主前些日子来信,是问可曾有人见到过你。你不在的这几日,你家那位听闻你遭人暗杀,已经急得犹如热锅蚂蚁了。”
韩信心头一紧,当下便有种想急忙回到西汉的意思。可礼数当前,韩信也只能默不作声,等着武则天的后文。
武则天招来了下属,耳语一阵。那位下属听罢,点头福身便退了出去。
韩信看着离开的下属,又看看武则天,眼中询问的意味不言而喻。
武则天道:“朕已经派人书信,快马传达给你君主。韩将军大可不必担忧,且再多留几日,等将军的伤养好之后,再走不迟。”
韩信怔了怔,本想拒绝,可高高在上的女皇陛下却给了他一个眼神,那眼神的意味异常明确——答应下来。
“是。”韩信答道。
武则天笑了笑,尔后起身,拉起韩信的手,亲切道:“我与你家君主关系一向是不错的,现如今他的将军受了伤,我又怎么能怠慢呢?”
“多谢陛下厚爱。”韩信答道。
“来人——给韩将军准备房间。”

[抱歉最近有事没有搬运,今天尽量多搬一点]

[本文转载自百度贴吧,已授权,原作者:祈奕酒]

评论(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