翛掞释年

阴暗的广场上,迷雾漫天。
空旷的坟墓前,旅人拍照留念。
命运笑得真耀眼。

千秋万岁·拾捌

李白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将近正午了。
李白张了张嘴,本着想叫人的,可不知道为何,刚张开嘴,便是从喉咙中传来了撕裂般的疼痛。
“咳咳……”李白咳嗽了几声,感觉自己的喉咙都快冒烟了。
李白强忍着不适下了床,开始四处找水喝,可找遍了整个房间,也没发现一滴水。
“咳咳咳……”李白喉咙中的不适感越来越甚,他现在急切地想要找到水,水!
李白的眼神四处乱瞅,却只看到了自己的酒葫芦。李白呼了口气出来,然后别开了脸。
他现在不能喝酒,喝酒只能缓解一时的不适,尔后迎接他的,便是更强烈的渴水感。
李白的喉咙越来越难受,无奈之下,他推开了门,而门外却一个人都没。
“咳咳咳……真倒运……”李白喃喃道。
忽然,李白听见隔壁传来茶水入杯的声音,似是脑子一热,李白一脚踹来了隔壁的门,然后冲进去,不管三七二十一端起茶杯便喝。
“咳啊!”果不其然,李白被滚烫的茶水呛到了。
“你……这?”韩信有些呆滞地看着李白,似是很不解他为什么会这么做。
本来以为李白被烫了一次之后就不会这么做了,可李白只是用袖子简单地抹了抹嘴角的水渍,便又迫不及待地喝下滚烫的茶水。
“咳咳咳……!”李白猛地咳嗽了几声,他用手撑住桌子,另一只手捂住嘴,眼神有些呆滞。
韩信纵使再不清楚,也应该明白了七八分,便开口道:“你……被下药了吗?”
“应该吧……”李白沙哑地开了口,一只手依旧捂住嘴,憋的满脸通红。
鬼使神差地,韩信抓住李白捂住嘴的那一只手,然后轻轻拉开。
此时此刻的李白,微张着嘴,有些猩红的舌尖伸出了些许,口中吞吐着温热的气息,白皙的脸染上些许微红,不禁让人有些浮想联翩。
“韩……唔……”李白还未说出什么,口中便被人猝不及防地放进一根手指。
李白皱着眉看着韩信,不是很清楚他到底想做什么。
只不过不清楚归不清楚,李白到底还是没咬下去,只是牙齿轻轻地搭在他的指上,便没了下一步动作。
只是,韩信可不是想李白这么想的。
只不过片刻,韩信的手指便开始在李白的唇齿之间肆意妄为,惹得李白不禁一阵哆嗦。他想逃离,这人的手却又立刻抓住他的腰。
猝不及防地,李白双腿一软,整个人都开始往下掉。
韩信将李白的腰身一揽,李白便将全身的重量都放在了韩信的手臂上。
韩信抽出手指,同时牵出一条银丝,断落在李白的唇畔,显得色气异常。
“哈啊……韩信,不……不要再……再捉弄我了……”李白喘息着说完了这一段话,接着便想要挣扎起身,却未看见韩信的眼神逐渐暗淡。
韩信微微抬头,越过李白,看向门外的远处。
“狄大人,陛下为什么要给李白下药啊?”李元芳抖了抖耳朵,问道。
“蠢。”回答他的,只有狄仁杰的一个字。
“哦……”李元芳哧溜哧溜地舔着糖葫芦,根本没在意狄仁杰的话。
嗯,糖葫芦真甜啊。
不过,外面的糖被舔完了,就只剩下酸酸的山楂了。
李元芳想道。


[本文转载自百度帖吧,原作者:祈奕酒]

[等不及的戳这里]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