翛掞释年

阴暗的广场上,迷雾漫天。
空旷的坟墓前,旅人拍照留念。
命运笑得真耀眼。

千秋万岁·贰拾

韩信像只狗。
李白忽然这么觉得。
所以当他出现在武则天的面前的时候,那位一向庄重威严的女皇,很不厚道地,笑出了声。
“李爱卿昨日睡得可好?”武则天坐在龙椅上,笑吟吟地问道。
拜你所赐,很不好。
李白心里哼哼了两声表示不快,嘴上却说着客气的话:“睡得很好,多谢陛下关怀。”
只不过语气不甚友善罢了。
武则天眯了眯眼,一直看着李白脖颈上的红痕,心里打着算盘。
李白同时也看着武则天,面对高高在上的女皇,他却丝毫没有收敛的意思。
“那陛下可还有事情?若无事,臣便退下了。”李白说罢,转身就要走,却又被武则天一声“慢!”给留在了原地。
李白回身,有些不快地看着武则天。
他已经好久没喝酒了。
早上起来发现韩信已经走了,而自己回到房里刚想抓起酒葫芦喝个痛快的时候,就又被狄仁杰李元芳生拉硬拽地拖去了大殿。
所以现在李白的心情是怎么样的,也自然就不言而喻了。
武则天笑吟吟地看着李白一副“有话快说,有屁快放”的表情,也不吊着李白,便直接步入主题,问道:“李爱卿,现在可有心悦之人?”
李白一怔,脑海中刹地闪烁过韩信的容貌。
李白咬了咬牙,心想肯定是因为昨天被啃了了原因,便答道:“并无。”李白顿了顿,看着武则天的表情,又笑道:“陛下是要给臣一个美娇娘吗?”
武则天听了李白这话,摇摇头,依旧笑道:“李爱卿有没有心悦之人,自己自然是最清楚的。至于有没有美娇娘,这就得看爱卿日后的表现了。”
“哦。”说了半天就是现在没有呗。
“不过,”武则天道:“我现在还有一个消息要告诉李爱卿。”
“嗯?”李白挑了挑眉,提起了几分兴趣。
“韩信的君主,刘邦。今日已经收到了他的来信,他表示愿意不日便派遣兵马来我大唐,接韩将军回国。”武则天依旧是眼睫弯弯,对李白陈述着他最不愿意听到的事实。
意料之中的,武则天看到了——李白眼里的那一丝慌乱。

[本文转载自百度贴吧,已授权,原作者:祈奕酒]

[原作直通]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