翛掞释年

阴暗的广场上,迷雾漫天。
空旷的坟墓前,旅人拍照留念。
命运笑得真耀眼。

千秋万岁·贰拾壹


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 ——李白《夜宿山寺》
夜幕降临,李白独自坐在屋檐上喝着酒,看着月,就这么盯着,什么也没说。
直到韩信很不识时务地踏了上来,然后一屁股坐在了李白的旁边,撑着脸,看着李白的表情,道:“女帝又惹了你?”
“没有。”李白回答得爽快,却依旧在喝着闷酒。
韩信略微沉默了一会儿,紧接着飞跃下屋檐,从地上拾起一根树枝,丢给李白。
李白接住,看了那根树枝好一会儿,也没发现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正当李白想要丢下去的时候,韩信又从地上捡起了一根树枝,自己握在了手里,比划了会儿,觉得还算趁手,便对李白道:“我们俩来比试比试,如何?”
李白看着手里的树枝,又看了看腰间的青莲剑,冷哼一声:“你可是将军,而我只是个剑客,你这不明摆着欺负我呢。”
“那好吧,你用你的剑吧。”韩信道。
李白又不乐意了:“这不变成我欺负你了吗,我青莲剑仙也不是这种人啊。”
韩信有些蒙了,“那你想怎样?”
“嘿,”李白一笑,把酒葫芦随意别在腰间。足尖一点,从屋檐上跃下,落在韩信的旁边,还异常轻佻地用树枝托起了韩信的下巴,学着那些市井混混的语气道:“若是我赢了美人儿,那美人儿可要许我一个愿望。”
韩信一愣,没想到李白会这么说。只不过他也不拒绝,按照他的武力,应当不在李白之下。
韩信仅仅只思考了一会儿,便点头答应了。
李白心情极好,无意便对着韩信咧开嘴笑了出来,如同孩子一般。
不过只这一笑,就差点儿乱了韩信的心神。
“喂,韩将军,你可要受好了!”

[本文转载自百度贴吧,已授权,原作者:祈奕酒]

[原作直通]



评论

热度(16)

  1. 心無外物翛掞释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