翛掞释年

阴暗的广场上,迷雾漫天。
空旷的坟墓前,旅人拍照留念。
命运笑得真耀眼。

千秋万岁·贰拾贰


说实话,李白并不是个好斗之人。
只不过,俗话怎么说来着?“牡丹花下……”不对不是这句。不过到底还是为了美人儿,就对了。

——————
李白趁着韩信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个轻踏跃至了韩信的跟前,抬起手挽了一个漂亮的剑花,这花儿正将落在韩信脑袋上时,只一瞬间,韩信便没了影子。
李白回头,看着出现在自己身后的韩信,轻笑一声,“韩将军反应不错啊,就是不知道接下来这招能不能接住了。”李白身形一闪,即刻便与韩信拉开了距离。韩信将树枝锋芒藏于袖中,足尖轻踮,只一刹那,锋芒毕露。
“咔。”树枝碰的声音。
明明看上去就要折断的树枝,却硬生生地在二人手里变成了坚韧无比的武器。
李白力气不如韩信,与韩信仅仅僵持了一会儿,便感觉有点吃力。
韩信看着李白的模样,想着收了气力,却只在眨眼之间,眼前的人便消失不见。
韩信眉头一皱,猛地回头,却猝不及防被李白一树枝抽中手臂。
李白晃了晃手中的树枝,对着韩信轻轻地笑了笑。
李白下手的时候收了几分力气,打在韩信手臂上自然是不痛的。
当下韩信的脸色似是有些不大好,李白自然也知道,身经百战的将军输给他一个文人墨客,怕不是不服气。
“哎呀,你这个人——”李白丢了树枝,三两下爬上了屋顶,抓起自己的酒葫芦,灌了两口酒,笑道:“刚才是我耍诈,这次算平局,如何?”
最后一刻,李白的的确确是默默催动了口诀,才让他身形归位。若是光拼蛮力,他可打不过韩信。
只是韩信是个死脑筋,愣是盯着李白看了好一会儿,盯得李白心里都发毛。
许久,韩信才开口道:“不,是我输了。你提要求吧。”
“嘿——”李白微微勾唇,扬起一个不怀好意的笑。
这可是他自己说的。


[本文转载自百度贴吧,已授权,原作者:祈奕酒]

[原作直通]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