翛掞释年

阴暗的广场上,迷雾漫天。
空旷的坟墓前,旅人拍照留念。
命运笑得真耀眼。

千秋万岁·贰拾叁


“小——将——军——”
“嗯?”
“小——将——军——”
“嗯……”
“小——将——军——”
“……”

——————
自从那夜比试完之后,李白对韩信就多了个称呼,有事无事小将军。
而且李白似乎还很享受叫韩信这个称呼。
“小将军,我又来找你玩啦。”李白歪着个脑袋趴在韩信书桌的窗台前,笑吟吟地看着他。
此时韩信正在书桌上涂涂写写着什么东西,见着李白来了,便将笔墨纸砚都搁在了一旁,抬头,望向李白。
清晨,阳光正好。
“早。”韩信回了一句。
李白轻笑一声,翻身便爬上了窗台,一个打滚便落在了韩信的旁边。李白蹲着撑着脑袋,抬着头看着韩信,开口问道:“昨儿回去之后你去哪了?我听到很晚了你才回来。”
韩信正重新拿起笔的手微微一顿,“女帝找我说了点事。”
“哦。”李白也没这个心思多问,反而看了看韩信正在写的东西。
其实他看不懂。
“你写的什么?”李白问道。
“近期发生的一些事情,回去之后要如实禀报君主。”韩信答道。
“你们那儿还有这种规定吗?”
“是。不然君主会生疑。”
李白看着韩信一直在写些他看不懂的字,自觉无趣,便毫不忌讳地趴在了韩信的大腿上。
“很累吗?”
“一点儿。”
“那休息会儿吧。”韩信落下最后一个字,低头看着李白的眸子逐渐阖上。
这个人太过美好,就像是污浊世界一颗晶莹剔透的钻石。
韩信的眸子微微暗淡,将面前已经拟写好了的信件折叠好,藏入怀中。
——————
“韩将军,只要你能让李白心甘情愿地归属于朕。朕就立马让西汉的人来接你回朝。”高高在上的女帝看着他,依旧用一种不容拒绝的语气对他说:“何乐而不为呢?”

[本文转载自百度贴吧,已授权,原作者:祈奕酒]

[原作直通]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