翛掞释年

阴暗的广场上,迷雾漫天。
空旷的坟墓前,旅人拍照留念。
命运笑得真耀眼。

千秋万岁·贰拾肆


韩信想回朝。回西汉。

那个有些待自己如亲生兄弟一般的君主,还有一个虽然总是说他脑子有问题但是却异常照顾他军师。

他也必须回去。

项羽一帮人的势力还未彻底瓦解,余党可能趁他不在之时对西汉发起进攻。

虽说他相信君主和军师的能力,可西汉,是他的家。他一生为荣的地方。

——————

待李白再度睁开眼,眼前已经不再有韩信的身影了。

李白看到地上那些被揉成一团的废纸,便知道在自己睡着的时候韩信写了多少东西,又扔了多少东西。

李白蹲下身子,从地上随手拾起一团,展开。身为一个有文化的人,虽说看不懂,但还是能猜一猜的。

一张纸上,几乎写满了同一个人词。

是……什么?

“西……西汉?”李白微微一怔,又捡起另一团纸,上面也写满了同一个词。

“刘邦。”

又一张。

“张良。”

又一张。

“韩信。”

……

最后一张。

展开,“李白。”

“吱呀——”房门忽然被人推开,李白却浑然不知,直到那人走到了自己的跟前,李白才抬起头来,望向那人。

是韩信。

“饿了没?”韩信晃了晃手中的袋子,问李白。

李白一怔,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然后直起身子,倏地笑出了声。

“我手不干净,你喂我啊——”李白笑吟吟道。

“好。”韩信点点头,还真的依了李白。当李白乖巧地坐在凳子上等着韩信投喂的时候,韩信从袋子里拿出了一个包子。

在韩信真的把包子凑在李白的唇边时,李白一愣,接下来,便毫不客气的咬了下去。

他是真的饿了。

当韩信把最后一小块送进李白嘴里的时候,李白似是故意的一般,伸出舌尖,舔了舔韩信的手指。

韩信感受到指尖一阵湿润,吓得他一阵激灵,接着便马上抽回了手。

李白看着韩信这幅小女儿家家的模样,忽然忍俊不禁。

至于那个比试的愿望是什么。

“一天之内,不要拒绝我的任何请求。”

[本文转载自百度贴吧,已授权,原作者:祈奕酒]

[原作直通]

[妈呀搬运搬得我好累】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