翛掞释年

阴暗的广场上,迷雾漫天。
空旷的坟墓前,旅人拍照留念。
命运笑得真耀眼。

千秋万岁·贰拾伍

李白其实知道,他的小将军,迟早是要走的。

不过他曾经在那张纸上写上了多少个“李白”,但更多的,是“西汉”“刘邦“张良””和韩信。

只是李白未曾想过,离别的日子会来得这么快。

——————

那只是一个普通的清晨罢了。

李白带着自己的剑与酒,依旧如往常一般,靠在窗台上,翻身进了屋子。

只是,屋子里却是空空荡荡的,没有一点儿人存在的迹象。

李白微微一愣,脚步有些缓慢地挪向床铺所在的位置。

果然,什么都已经带走了。

李白无意一瞥,发现书桌上残留着一张纸。只是那张纸平展开着,用一个砚台压着——就像是害怕被风吹走一样。

纸上密密麻麻地写了一大堆话,李白却无法理解其中深意。

只知道,韩信让自己保重,自己,则在昨晚便启程,前往归去之途。

李白有些无力地坐在凳子上,许久,像是忽然失去意识一般,脑袋重重地叩在了书桌上。

“真是的……走也不说一声。”李白咬了咬牙,一只手胡乱拽着自己的长发,将自己的脸色埋没在发丝之中,看不真切。

李白一只手摸向自己的怀中,触到那块温润,继而,紧紧地握了握。

韩信,我才不会去西汉那鬼地方找你。

绝对。

“知了——知了——”

你才不知。

李白抬头,恍然间,才发现自己已是满脸泪水,咸涩不堪。

好死不死,这时候狄仁杰李元芳又忽然跑了过来,在他房间门前使劲敲,一边敲还一边喊——“李太黑!女皇陛下有事找你!”

“……”哦哟,李太黑都叫起来了。

李白用衣袖胡乱抹了两把眼泪,从后窗翻了出去,直奔武则天的寝殿。

[本文转载自百度贴吧,已授权,原作者:祈奕酒]

[原作直通]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