翛掞释年

阴暗的广场上,迷雾漫天。
空旷的坟墓前,旅人拍照留念。
命运笑得真耀眼。

千秋万岁·贰拾陆

“李爱卿昨日睡得可好?”依旧是老气的一句客套话,依旧是不疾不徐的语气。

李白闷声坐在凳子上吃了两口糕点,硬是憋着眼泪摇了摇头。

他其实是生气的,但又不知道到底是哪里出了错。是韩信的不告而别?亦或者是他自己的某种心理在作祟?

这些都还是个迷。

武则天看着李白闷声生气又有点儿悲伤的模样,一下子没忍住便笑了一声。就这一声,恰好被李白给听了去。

于是乎李白自以为武则天叫他来其实就是看他笑话的,当即一生气,起身就要走。

武则天见状,立马收敛了笑容,只是依旧忍不住带着笑意对李白喊了一路慢。李白幽怨地回头瞪着武则天,依旧是一脸“有话快说有屁快放”的不耐烦的表情。

武则天咳嗽了两声,正了正神色,挥手招来了侍女。侍女将银盘中的信件呈至李白的面前,李白狐疑地拿起了信,侍女福身退下,李白则看着武则天。

武则天点点头,示意李白打开看看。

李白打开信件之后,略微怔了怔,粗略读完之后,李白叹了口气。

“唉好吧好吧,算是我李太白欠了他韩信的。”李白略微有些苦恼的抓了抓头发,将已经看完了的信随手一扔。

“那李爱卿可做好了决定?”武则天笑吟吟地问。

李白皱着眉头,颇有些无奈道:“既然韩大将军都这么说了,自然便是不跑了呗。”

武则天轻笑,道:“朕,很中意你。”

——————

临幸前一天,武则天召见韩信。

“韩将军,你可考虑好了?”武则天问道。

韩信皱眉,道:“李公子心归于山林清闲之间,若陛下执意要求李公子成为陛下的手下,岂不等同于将李公子成为笼中之鸟?”

武则天挑眉,颇有些不屑道:“朕看中的人,就算打断他的腿,折断他的翅膀,那有怎样?你不过是帮了朕一个小忙,让李白心甘情愿地归属于朕,也能减轻他所受的痛苦。就像我说的一样,何乐,而不为呢?”

韩信怔了怔,却只是看着武则天,不说话。

武则天就像是猜透了韩信的心思一般,道:“你可别以为自己能够逃出我这皇宫。还是说,你要比比,是你跳得高,还是我这四门的城墙高?”

“自然是比不得的。”韩信紧紧地握了握手中的信件——那是打算给君主的。

只是这个时候,似乎已经没有必要了。

武则天轻笑一声,道:“韩将军,识时务者为俊杰。朕相信,韩将军,也是明理之人。”

韩信微微垂了垂眸子,道:“笔墨纸砚给我,我有办法让李白听你的。”这时,韩信忽然抬起头,对上武则天的眸子,一字一句地说道:“我今天,必须得回去。”他的声音回荡在空荡的大殿中,显得异常铿锵。

武则天一顿,却又在片刻之后再度勾起熟悉的笑容,道:“允了。”

韩信提笔,在纸上认认真真、工工整整地写上两个字。

“等我。”

——————

“哟,老板,给我来二两桃花酿!”李白将酒葫芦在手中把玩了会儿,看着老板将桃花酿摆上桌来,才将酒葫芦递给他。

老板提溜着酒勺,把上好的桃花酿往李白酒葫芦里灌,忽然地,便问了句:“李公子,上次与你同行的那位郎君呢?”

李白一愣,继而咧嘴一笑,道:“去了远处。”

“何时归来啊?”老板将酒葫芦递还给李白,李白接过,饮了一口——依旧是一味好酒!

“不知道,”李白轻笑:“我在等他。”

等他归来。

夏风、美酒、未归人。


——第一卷·满船清梦压星河——

(完)

[本文转载自百度贴吧,已授权,原作者:祈奕酒]

[原作直通]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