翛掞释年

阴暗的广场上,迷雾漫天。
空旷的坟墓前,旅人拍照留念。
命运笑得真耀眼。

千秋万岁·贰拾柒


——第二卷·满天风雨下西楼(始)——
一年后。
楚汉之地-西汉之界。
满脸含羞的少女语气崇拜地述说着韩信的英勇事迹,一说起来便说个没完,“听说韩将军今日又打了胜仗,今日就要大开城门迎接韩将军归来呢。”
一旁的少女也如同她一般,一听到韩信的大名,脸上的崇敬之意便表露无意,以至于犯花痴犯得太甚,甚至连快撞到了人都毫不知觉。
“哎呀。”那少女娇嗔了一声,捂着自己的脑袋,正回过神来,想气势汹汹地骂眼前的人一顿,只是在对上那人的眼眸之时,却又将嘴边不入耳的话给硬生生地咽了回去。
那人取下了斗笠,露出一头栗色的长发,眼眸弯弯,似有万千星辰。那对湛蓝色的眸子满含笑意地凝望着少女,薄唇轻启,道:“是在下兀自停在此处了,不知姑娘可有伤到?”
那少女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张脸真当是如天上下凡的谪仙子一般,一袭白衣仿若一缕灰尘也不曾沾染,那对明眸更是要将人吞噬一般。若是说这世上还有谁能与这人的容颜一比,大许也只有那在传言中的韩将军了。
少女愣了愣,继而慌张地摇了摇头,便拉着一旁的少女急急忙忙地跑开了。
李白看着二人离去的背影,轻轻摇了摇头,继而看向眼前巍峨的城门,不禁兀自叹了口气。
——————
“诶,女帝,我要休假!”李白将手中的奏折往武则天的书案前一拍,毫不忌讳地便说出了自己的心声。
说句实话,他已经为女帝勤勤恳恳工作了整整一年了,而那不知是不是在云梦处的韩信却迟迟不来找他,也不知是不是早就左拥右抱享受他那神仙眷侣一般的生活去了。
行吧,韩信不来找他,他去找总可以了吧!
武则天没有立即回答李白的问题,而是在许久之后,才将视线从手中的奏折移开,轻轻开口,道:“这就是你求朕的态度?”
李白这会儿又不开心了,当下便召唤出了青莲剑撒丫子就要跑,武则天拗不过这浪子,也只好叹了口气妥协。
“至多半旬。”武则天道。
李白一怔,笑嘻嘻地收起了青莲剑,还异常恭敬地说了一声:“多谢女帝。”片刻后,便不见了踪影。
武则天看着眼前空空荡荡的地方,不禁又叹了口气。
这李太白,心还真当是不在她这儿的。
——————
“站住!来者何人!”守城门的士兵气势汹汹地将李白拦在了门外,那士兵上下打量了一会儿李白,看李白一身异族服饰,便心知不是西汉之地的人。那士兵见着李白似是没反应,便又问了句:“是否有信物?”
这么一说,李白似是忽然想起什么来,继而往自己的怀里摸索了会儿。然后将那块玉佩递给守门的士兵,问道:“这个可以吗?”
现在李白倒是想起来了,韩信说过,若是以后有事,可以来西汉找他。
嘿,今儿还真当是有事了——他可是特地来要报酬的。
那士兵左右看了看玉佩,在看到玉佩上的某个标志时,不禁瞳孔一缩,急忙将玉佩递还给李白,让人过去了。
李白进城门后,左看看右看看,也没在玉佩上发现什么很特别的东西。
就两个字——“重言”。

[本文转载自百度贴吧,已授权,原作者:祈奕酒]

[原作直通]


评论(4)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