翛掞释年

阴暗的广场上,迷雾漫天。
空旷的坟墓前,旅人拍照留念。
命运笑得真耀眼。

千秋万岁·贰拾玖

李白离开人群之后,独自一人跑到了西汉某处的荒僻之地。四周寂静,只传来几声蟋蟀的鸣叫。李白踏上这荒草地,左顾右盼了一会儿,送了一口气,心里却也有些失落。

他来到这儿的目的,是否已经达到了呢?

李白忽然感觉有点儿难受,一半是身上的,一半是心里的。

李白寻了一处隐秘地方,褪下了上衣,自己用右手摸索着背后。

忽然,李白摸到一处凹陷,微微按了按,便传来了撕心裂肺的疼痛感。李白咬了咬牙,起身想将衣服穿好然后再去寻个郎中把骨头给接回去,却在起身之时又被人给按了回去。

“别动。”那人低声道。

李白心里一惊,自然是知道来人是谁。只是这时李白还光着个上身,那人又是在他身后的。凉他李白再怎么放荡不羁,也是会感觉有些羞赧。

于是乎,李白不仅没有听韩信的话,反而不顾韩信的威压挣扎着就要起身。韩信眉头一皱,手腕一用力,便将李白狠狠地压了下去,同时膝盖压住他的腰身,让李白根本动弹不得。

“我说了,别动。”不难听出,韩信的语气之中多了几分怒意。李白自然是察觉到了的,于是当下便听了韩信的话,乖乖躺着不动了。

韩信见李白总算是听话了,不禁送了一口气。然后松开压着李白的膝盖,不过却是跨坐在了李白的腰上,同时手指抚过李白的背脊,问道:“伤了哪儿了?”

当常年握兵器而显得有些粗糙的指触碰到细腻的肌肤时,李白不禁打了个哆嗦,察觉到自身异样的李白很明智地选择了没有回答韩信的话。

韩信见李白不回答,也不多说什么。自己立即便上了手,摸索着李白身上受伤的地方。

李白紧咬着牙,尽量让自己稳定下来。可是这人就在自己的身边,又……怎能……

“是这里吗?”韩信往那略微凹陷的地方轻轻一按,李白便忍不住叫了一声。

只不过,在韩信听来,这声有三分是因为痛的,而剩下七分……

韩信摇了摇头,将一些龌龊的想法从自己脑内驱散,继而一本正经地替李白接骨。

“咔哒”,这一声之后,李白的苦,算是受完了。

“感觉怎么样了?”韩信问李白。

李白不说话,只是摇头。不管韩信问什么,李白只是摇头。

韩信叹了口气,有点儿无可奈何的意思。

明明看上去就像是要哭出来了呢。

[本文转载自百度贴吧,已授权,原作者:祈奕酒]

[原作直通]

【哎呀喂搬文真累,我要评论和小红心小蓝手才能继续搬】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