翛掞释年

阴暗的广场上,迷雾漫天。
空旷的坟墓前,旅人拍照留念。
命运笑得真耀眼。

千秋万岁·叁拾叁


当韩信从楼上奔下,冷着脸出现在女人面前时,女人的脸色难看得很。
“你……”她指着韩信,结结巴巴的似是想要说些什么。可眼前之人的威压太过强大,她竟是如同鱼骨哽在喉中一般,什么都说不出来。
女人额上冷汗岑岑,连打理尚好的美鬓也多了几分凌乱感。
韩信俯视她,半垂着眸子,淡淡道:“怎么?很好奇我没死吗?”
“不……不……呃啊!”女人还没来得及辩解,便被韩信一把抓住咽喉举了起来,强烈的窒息感让她的眼中忍不住盈满了泪水——看上去实是楚楚可怜。
若是换在平时,韩信断然是不会这样对女人的。
只是现如今,他却不得不这样。
“解药给我!”他冷了声音,收紧了几分力气,将女人脆弱的脖颈握在手中,仿佛只要他再稍稍用力,眼前这人便会死去一般。
女人其实是害怕的,她用力地想要挣开韩信的手,可是却无济于事;她剧烈地咳嗽着,仿佛五脏六腑都要咳出来一般;她的眸子变得有些失神,趁着还有力气,女人急忙告饶道:“韩……将军……你……你放开我……我……我跟你说……”
韩信的目光略微暗淡,看着泪珠自女人的脸滚落在自己的手上,终究还是将女人好端端地放了下来。
“咳咳咳!”女人一边咳嗽着,一边大口大口地喘气,差一点,她就死了。
“你说。”不等女人回复过来,韩信便冷冷道。
女人揉了揉自己的脖颈,低着头,沉默了片刻。
“没有解药。”她语气有些凄凉,苦笑道。
韩信皱眉,刚想开口再问之时,四周却已然出现了许多打手。
“你跟我耍花招?”韩信冷笑,心中已然是极度不安,也顾不得是否乱了这西汉的法规,将长枪一唤而出,也没等女人再次开口说些什么,只枪刃一刺,那女人便被长枪刺过了心脏。
女人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可再次涌出来的,却只有鲜血。
——————
“相公……你看,我戴这花儿好不好看啊?”女人笑吟吟地将一朵牡丹别在自己的头上,接着在男子面前转了个圈,问道。
男子有些羞涩地挠了挠头,有些结结巴巴道:“好、好看……娘子、娘子戴什么都好看。”
“真的吗?”她眨了眨眼睛,天真地问。
“真的、真的!”男子也坚定地答道。
……
“相公!”女子头上的牡丹花掉落在泥泞之中,她浑身带着伤,跪在地上,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心爱的人被一群穿着黑衣的人带走。
那群黑衣人的首领驻足在她面前,在雨夜之中俯视着她,用阴沉的声音对她道——“一月之内,杀了韩信,我便让你们夫妻二人团圆。”
她微微一怔,抬头看着他的眼睛——那是一双带着些许奸诈狡猾的眼睛。
只是,她又能怎么办呢……
“好……”她答道。

——————
相公……你对我的情,我只能……来生再报了……”她微微一笑,最终如同破翼彩蝶,坠入尘埃之中。

[本文转载自百度贴吧,已授权,原作者:祈奕酒]

[原作直通]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