翛掞释年

阴暗的广场上,迷雾漫天。
空旷的坟墓前,旅人拍照留念。
命运笑得真耀眼。

千秋万岁·叁拾陆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韩信冒着小雨,运起轻功,背着李白已经疾行了一天了。
已经一天不吃不喝了,他却也没感觉到有多累。
“哒——哒——”韩信甚至能听到自己的脚步声回荡在空荡的林中。
似是忽然想到什么一般,韩信回过头去,看着自己走过的路——留下自己的脚印。想来尔后不久,也会被落叶亦或者是雨水冲刷干净。
也正是如此,便让韩信想起了一年前的那个雨夜——他被人刺杀,冒着风寒,拖着沉重的身子与脚步,踏在满是泥泞的路上,任由身上的鲜血一点点流失。
而就在他觉得自己的生命就将要结束之时——那个人,撑着一把素色的油纸伞,推开沉重的木门,走近他,笑着对他道:“呀——还活着呢。”
他用瘦小的身子背起他,疾行了许久,将他从鬼门关拉回。
可他撑着的那把素色的油纸伞,却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丢弃了,陷入了尘埃之中。
韩信不希望,这个人的生命,也如那把油纸伞——本来好好的在主人的手中,却又莫名其妙地因为一个本着萍水相逢的人被丢弃。
想到这儿,韩信不禁加快了脚步,托着李白大腿的手也不禁收紧。
“李白,别睡了。我们就快到了……”在幽深的林中,韩信轻声呢喃道。
——————
“子休……子休——该起床了!”
“嗯……”庄周睁开迷蒙的睡眼,望向眼前的人。
淡蓝色的小蝴蝶在他的身旁一闪一闪的,甚是可爱——有几只攀上的扁鹊的肩膀,散发着淡蓝色的光芒。扁鹊笑着将他的小蝴蝶拨弄开,对庄周笑吟吟道:“该吃午饭了。”
庄周点了点头,看着扁鹊转身进了厨房,自己则伸了个懒腰。
还是有点儿困。庄周暗暗想道。
当扁鹊端着一碟碟上好的菜肴出来之时,庄周就差点儿又睡死了过去。
扁鹊有些无奈地拍了拍庄周的脸,让他清醒过来。
“吃了饭再去睡。”扁鹊轻声道。
庄周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哈欠,把蝴蝶给收了起来。他端过碗筷,夹了几根青菜放进嘴里,似是忽然想起什么,便道:“刚才做了个梦……梦到西汉的张良说要来找我玩……”
“张良忙着呢,想来十有八九也不大可能。”扁鹊伸手用帕子将庄周粘在嘴角边的油渍抹去,淡淡回应道。
庄周略微思虑了会儿,摇了摇头,道:“我的梦一向不会出差错……虽说我在梦中,但梦中的事也发生在现实中。”
扁鹊也是听多了庄周的这句话,觉得也是在理——毕竟庄周也不是一般人。只是张良处在遥远的西汉,怎么可能得闲来找庄周?
还未等扁鹊想出结果,大门便被叩响了。
扁鹊微微一愣——不会真的是张良吧?
庄周看着扁鹊起身去开门,便放下了碗筷,迷迷糊糊地又把梦蝶给放了出来,也就又迷迷糊糊地在椅子上睡了过去。
“喔……不是张良来,是韩信呀……”

 
 

[本文转载自百度贴吧,已授权,原作者:祈奕酒]

[原作直通]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劳资又活着回来搬运了】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