翛掞释年

阴暗的广场上,迷雾漫天。
空旷的坟墓前,旅人拍照留念。
命运笑得真耀眼。

千秋万岁·叁拾捌

当扁鹊拿着手术刀,将表皮的血肉剖离,看到里面的场景之时,也不禁吓了一跳。

庄周好奇地凑上前去,是想看看人的心脏到底是如何的。可他没如愿,反倒是吓了自己好大一跳——那里头黑洞洞一片,别说是心脏了,除了白骨,那一片便什么也望不到了

庄周冷汗涔涔,好不容易才镇定了下来,拽了拽扁鹊的衣角,却依旧颤颤巍巍地问道:“越、越人……这是怎么了?”庄周心里害怕,吓得他连睡意都烟消云散了——甚至连梦蝶也都尽然消失了。

扁鹊紧紧握着手术刀,咬了咬牙。

“这是噬心蛊。”扁鹊道:“服用此蛊的人会承受极大的痛苦——因为要被蛊虫一点一点蚕食掉心脏,蚕食心脏完毕,子蛊死亡。施蛊者只需将母蛊给人服下,母蛊便会吃掉子蛊的尸体,就会生长出全新的心脏……

庄周有些不明所以然,便问道:“那这样又有什么作用呢……”

“施蛊者只需要使用蛊笛就可控制被施蛊者,一般只有王室之争亦或者是有天大仇恨才会用如此恶毒的方法。”扁鹊皱着眉头将一颗硕大的蛊虫尸体从李白的胸中拾出,再技术娴熟地将另一颗心脏安入李白的身子中。

庄周看着就觉得很疼,他低着头,摸着自己心脏的地方,微微抿了抿唇。

他想问扁鹊,有一天,若是他也成了无心之人,他的越人,也会给他安一颗假心吗

庄周咬了咬牙,眼神中不禁含了几分哀伤,却终究没有问出口。

庄周侧头,看着扁鹊的侧脸——这样,就很好

扁鹊没有注意到庄周的心情变化,在缝合伤口的过程中,扁鹊对庄周接着道:“李白大许也是因祸得福,本来他中毒应是活不久了。恰巧这时蛊虫进入了他的身体,万毒由心——蛊虫将他的毒素抑制住也算是保住了他的性命吧。至于这前前后后的事情……”扁鹊侧头看了一眼韩信,“这就得问他了。”

——————

李白觉得自己好像睡了很久的样子。

“明明说好的只睡一会儿……”他揉揉自己的额头,颇有些无奈地喃喃自语道。

四周依旧是那片花海——同样的风,同样的花。

只是那熟悉的人呢?

李白抿了抿唇,站起身来,拾起身旁酒葫芦,开始四处闲逛。

李白无聊,随手摘了一根狗尾巴草就叼在嘴里。李白嚼了嚼——其实草茎还是有一点甜甜的味道的。

当李白找了好一会儿,却没找到那熟悉的人,想要坐下来喝口酒的时候,却又有一个声音唤着他了——“好了,李太白。睡了这么久,该起床了。”

哦……看来的确是很久了。

李白两眼一闭,再一睁眼——便看到了身旁熟睡的人。

这个人是……

韩信。

[本文转载自百度贴吧,已授权,原作者:祈奕酒]

[原作直通]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