翛掞释年

阴暗的广场上,迷雾漫天。
空旷的坟墓前,旅人拍照留念。
命运笑得真耀眼。

千秋万岁·叁拾玖

是啊……是韩信。

可是,总感觉,有哪里——不一样了。

李白微微抿唇,目光低沉。李白伸出手,覆上韩信的脸,指尖轻轻触碰着。

多日的劳顿让韩信的眼睛下多了一层青黑色,甚至连人也看上去不如以往一般英姿飒爽——倒是多了几分初见时的味道。

李白轻笑,然而却又在片刻后将笑容凝固在脸上。

心——心?心没有感觉了?

李白皱着眉头起身,借着微弱的灯光将自己仅剩的一条里衣给褪下,便看见了赫然印刻在左胸处的伤口。

李白微微喘息着,他将手覆上胸膛——是还在跳动没有错。

可他的喜欢呢?

李白有点儿想哭,可他却感受不到悲伤的情绪——甚至眼睛干涩,一滴眼泪也流出出来。

这……是怎么回事?

李白抓了抓自己的长发,有些茫然地盯着跳动的灯花看。

“心……”他喃喃自语道。

此时韩信本应是异常疲惫,可身为军人的他具有异常高的警惕性。李白这一折腾,他自然也就醒了过来——也就看到了李白落寞的背影。

韩信此时内心其实是高兴的——因为李白没有死。

他有些兴奋地将李白从背后抱住,头埋在李白的脖颈处,颤抖着声音道:“太好了——你没事。”现在简直没有词语可以用来形容韩信的心情。

这就像是,丢失的宝物失而复得的感觉

总比拥有时更加觉得珍惜。

只是不久后,韩信便察觉到了李白的异样——这个平时总是很开朗很多话的人如今却一动不动地坐在床上,任由他抱着。目光也呆滞无神,一直在看眼前的灯花。

韩信心中一惊,松开李白,将他转到自己哦面前,柔声问道:“怎么了?”

李白抬起眸子,看着韩信,好一会儿才开口唤他:“韩信。”

“嗯,我在。”他答道。

李白微微垂眸,将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感受自己的心跳声。韩信这时候还不明白李白的意思,李白苦笑,道:“我的心——没有任何感觉了。”

他表面看上去和平时一样,可以是放荡不羁,洒脱公子;也可以乘一柄青莲剑,遨游四方;还可以与高楼上的少女吟诗作对,谈笑风生……

只是,他的心——却什么都感受不到了。

没有喜怒哀乐,更没有爱恨情仇。

如同世间傀儡,行尸走肉。

陷入一片黑暗——却不顾一切地往前走。

而韩信听了李白的话,却只是微微一怔,继而爽朗一笑,道:“没关系,我来做你的心。”

李白抬眸,看着韩信,轻轻一笑。

没关系,就算没有心,我也还是李白。

就是,不能像以前那样喜欢你了。

[本文转载自百度贴吧,已授权,原作者:祈奕酒]

[原作直通]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