翛掞释年

阴暗的广场上,迷雾漫天。
空旷的坟墓前,旅人拍照留念。
命运笑得真耀眼。

千秋万岁·肆拾壹


李白不知怎么,想再睡会儿,便让韩信自个儿先去吃了早饭。韩信拗他不过,也只好点头应了,之后便闪身离开了房间。
李白叹了口气,觉得胸口有些闷,却也无可奈何。只得将外衣给剥了又重新回到了被窝里,只是这安生不过片刻,那木门便又被推开了。
刚开始李白还以为是韩信,便想让他再等等。可这人脚步声明显没有韩信那般沉稳有力,不过片刻,李白便明白了过来——这人是扁鹊。
李白闷闷地哼了一声,极不情愿地掀开了被子,对扁鹊道:“你这怎么不去陪陪子休?倒是来陪我这刚从鬼门关逃出来的人。”
“来看看你恢复的怎么样罢了。”扁鹊也不客气地在李白的身旁坐下了,手里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个散发着绿色淡光的药瓶。
“……”李白木讷了会儿,好久才反应过来,指指扁鹊手里的药,“这是什么?”可千万别说是给他的。
“给你的。快吃。”扁鹊冷着脸看着李白,无情地下着指令。
李白使劲摇头,“这玩意儿看上去便吓人的很——谁知道我会不会被你给折腾死。”只要不让他吃这玩意儿什么都好说。
他保证再也不抓庄周的小蝴蝶了!
扁鹊眉头一皱,心里多了几分无名怒火,当下便趁着李白还没从自个儿的思绪里走出来,刹那间上前摁住李白,把药往他嘴里灌。
“咳咳咳!”李白被这药呛得难受,眼泪直流。过了好一会儿才停住。
扁鹊把药瓶给塞回自个儿的袖口,拍了拍手,看着眼睛鼻子通红的李白,道:“良药苦口。”
呸。李白心里狠狠地啐了一口,只是表面上却什么都不敢说——他可怕扁鹊又从哪儿掏出一瓶给他灌下。
当真是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我给你换了个心,你也应当是知道的,”扁鹊眯了眯眸子,道:“这心可不是普通的心啊李白我跟你说——”
李白表示他不想听。
按照这个发展之后他又得被虐的死去活来了。
而扁鹊只是淡淡地瞥了李白一眼,便看穿了他的心思。于是扁鹊露出一个看上去异常——“和善”的微笑,“这心是我自以往青丘之地寻得的。说来也算是机缘巧合吧,那日与子休一同去青丘故地寻一味药材,却无意中拾得了这颗七窍玲珑心——”
李白一震,不知为何,他的心里竟开始觉得有些凄凉。
不是……这……
李白错愕地看着扁鹊,扁鹊也不等李白跟他叨叨些什么有的没的,便自顾自地自己说下去了。“这七窍玲珑心传闻是以往青丘少主才拥有的心,正所谓七窍玲珑,自是非同凡物,也是个认主的宝物——可治百病,保永生。只是奇怪,这颗心虽说七窍玲珑,却已是如同一颗石头一般;虽会跳动,却冰冷一片。我听闻是以前青丘少主亲手剜下埋入土中,待青丘灭亡之后,这颗心却依旧永存。”
“那为什么……给我?”李白垂眸,问道。
扁鹊轻笑,“我说了,这七窍玲珑心——认主。”
——————
秦地的扁鹊第一次去到青丘故地,便被当时的凄凉景色给吓了一跳——传闻中青丘狐族的生存之地,早已经变为一片废墟,荒草萋萋,尸骨满地。
只是那颗玉石却忽然破土而出,散发着奇异的光芒,硬是领着扁鹊走到了一处凄凉之地。
“青丘少主……之墓。”这些字被岁月摩挲,已经失掉了原来的硬朗。只不过中间两个字,却仿佛刻意被人划去一般——不留痕迹。

[本文转载自百度贴吧,已授权,原作者:祈奕酒]

[原作直通]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