翛掞释年

阴暗的广场上,迷雾漫天。
空旷的坟墓前,旅人拍照留念。
命运笑得真耀眼。

千秋万岁·肆拾贰


“青丘……白龙……”
“白龙……青丘……”
到底,孰轻孰重呢?
狐狸闭上本该满含笑意的双眸,垂手,任由身子坠入尘埃之中。

——————
李白这会儿也算是醒了大半,听着扁鹊折腾了这么久,多多少少也是明白了。
他并非没有感觉——只是他的心阻止他获得这种感情。
名曰七窍玲珑心,却也不知道到底是个甚么玩意儿。
只是自从那心入了他的身子,李白的脑海中便时不时地会闪过一些画面。
不过无一例外——都是血腥无比。
印象最深的,是那颗心的主人将一颗血淋淋的心脏从胸中剜出,捧着那颗柔软的心,却到底还是任由它坠入沉泥——不再过问。

李白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
反正又不是自己的心——那青丘少主的爱恨情仇与他何干?也不知这心为何要如梦魇一般缠着自己,挥之不去。
真当是难受至极了。
李白伸了个懒腰,难得有心情跟着韩信到处跑。
实则第二日韩信便开始启程回朝,说是君主会担心。但其实只要有张良在——一切就不是问题。
路中随处找了个破旧客栈落脚,这前脚刚进,后脚就下起了滂沱大雨。
李白暗道一声倒霉,看天色渐晚,这雨还没有要停的趋势。
韩信倒是无妨,他多付了些银两,要了两间客房,让老板准备了些饭菜。与李白一同用过之后,就各自洗漱完回房了。
李白关上门的那一刹那,那颗心——便又开始剧烈地跳动着。
李白喘息着,听着它的声音在空荡的四周回荡。最终他累了,靠着墙边滑坐在地上,抬头看着昏暗的天花板——闭上那双满载星辰的眸子。
“白龙……青丘……青丘……白龙……”好了,那个声音又在他的脑子里回荡了。
他想问,白龙是谁?青丘对你来说又是什么样的地位?
只可惜他还没问出口,那声音便戛然而止,最终剩下的只有他的呼吸声。
李白摇了摇头,靠着墙又站了起来,往窗边走去。
雨依旧在下。
淅淅沥沥,淅淅沥沥……
阴雨连绵的天气……
正当是令人心烦。
不过也总有一些好事情。
李白轻笑,将手覆上自己的心脏,感受着它的跳动。
七窍玲珑心,你可有过情爱?又可曾有过憎恶?
我想,是有的吧。
于是,青丘的那只狐狸点点头,笑吟吟地说:“曾经有过。”

曾经,它不是七窍玲珑心。
曾经,它也有过喜怒哀乐,爱恨情仇。
曾经……

李白呼吸一滞——犹如被人扼住咽喉,不能动弹。
它只属于那只白龙。

[本文转载自百度贴吧,已授权,原作者:祈奕酒]

[原作直通]


评论

热度(13)